当前页面:  Home  /   参考书目

参考书目

古拉. 马纽是一位文艺复兴时期的大师,精通经典艺术绘画技术trompe-l’oeil-ul与多种造型在画卷上体现出二维效果感觉的优秀画家。在他的画作中能体会到一种力量,一种稳当,一种令人敬佩的精通。因此借用赭色,灰色,蓝色还有透明水彩色来增加绘画技术的亮度与清晰度。完美的极品艺术语言对应一个人性化的愿景,基于广泛的文化,现实与想象结合的完美统一的和谐。它是超现实主义与魔幻现实主义之间深刻的沉思共鸣?
尼古拉. 马纽提出人类存在的意义,邀请我们沉思在他的画作里。沉浸在一种令人印象深刻精湛的工艺,忘却城市的喧闹。通过规画与视觉强度,精准的技术,颜色的纯度和亮度让人感得近乎神奇来阐明一位最具原创个性的当代艺术大师- 尼古拉. 马纽。

Ionel Jianu în «Les artistes roumains en occident» – ed. American Roumanian
Academy of Arts and Sciences – 1986.



古拉.马纽卓越的才华符合世界的人文视野。连同绘图的掌握与文学完美地体现了文艺复兴时期的科学巨匠trompe-l’oeil-ului技术转换成一颗璀璨透明色彩,看似一幅栩栩如生的画作。其结果是令人惊叹的完美清晰度水彩颜色。灰色,赭色和蓝色的变化给画作增添了生命和冥想。尼古拉马纽实际上是绘画的魔法师并不断创造,在画作里让我们体会现实生活与让人向往的梦幻。今天,尼古拉.马纽向全世界许多国际博物展示了馆艺术家生命中的私人收藏杰出名作。

Philippe Clerc şi Michel Palisse în «Cognac International Magazine»
nr.3, pg.66-67 – 1990



让我们来谈谈尼古拉马纽首先我们要认识到喀尔巴阡山原有特色。成为地中海拉丁风格,它标识了自己作为一个罗马尼亚人慢慢地融入法兰西。雕塑家离开了他为之所熟悉的绘画,他的决定让人感到惋惜。在1983年他像大多数人一样离开了家乡定居在德国科隆。尼古拉.马纽实际上是绘画的魔术师,在不断的创作中表达了人们在现实生活所期待的美好梦想。

“Hyperréalisme et trompe-l’oeil” în “Arts actualités magazine”
nr.18/1991, pg:24-25



位画家,掌握了所有绘画技术能从细微之处传达出它的意思。在它的塑造空间简介明了制定了他的塑料组成结构。丝绸般的光彩,闪耀的折射,阴影与光线的对比,尼古拉.马纽画作中人物姿势的表示形式。恍如就在眼前,能从画布中取下。

Rüdiger Müller în “Le trompe-l’oeil contemporain” –
ed.Menges, 1993



古拉.马纽属于少数画家中尝试trompe-l’oeil-ul艺术过程,它需要特别的精湛技术。布面油画技术,混杂与写实风格修饰,特别是他的创作方式,自我组织捕捉的色彩并反射光线,组合感理解了更多有关尼古拉.马纽的清晰,和谐与平衡平静作品的要领,尽管他们往往赋予戏剧性的内容。

Martin Monestier în “Le trompe-l’oeil contemporain” –
ed.Menges, 1993



古拉.马纽不断发展至少两个层次的完美真实感,合并了实现问题的复杂性。这种融合导致现实意义倍增。它比现实主更浓烈义,更像是“metarealism”。

Ovidiu Avram în “Le trompe-l’oeil contemporain” –
ed.Menges, 1993



油画的秘密生命。
马纽的肖像画充满神奇的组合结构,浮现出十九世纪的桑蒂二铁托与马基雅维里肖像。喜欢思考古人的肖像,瓦萨里写道,是极其重要的,因为它唤醒了他对荣耀的爱。在这舞台上马纽创作出了他的荣耀让人看到了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铝,让我们回想起二十世纪一位高歌猛进的男人trompe-l’oeil,让我们不能忽视古典之美。

Jean Monneret în «Le triomphe du tromp-l’œil», «Histoire du trompe-l’œil dans
la peinture occidentale du VI-e siècle avant J.C. à nos jours» –
ed. Menges, 1993



在回想起来,穿越二十世纪经典的艺术革命史。马纽参加了欧洲许多国家的首都文化节。二十世纪早期,布朗库西的“西方冒险”留在了他的脑海里,上世纪90年代流行趋势反对浪潮中对人物角色展开了有趣的改造。痴迷给他带来了人生艺术成功的顶峰。马妞的成功得益于他非凡的艺术贡献让他在当代艺术史上占有一席之地。在严谨的文艺复兴风格中找到了新的观点,在传统的构思上隐藏了一些错觉与视觉上的冥想。在不影响组合的规划里
在马纽的画框中寻找一个和谐的世界,一个隐喻的世界,让观众去破解它的奥秘:在现实世界中不惜任何代价所想要保留的,作品在背后反映了一个时代的象征。艺术家反对通过非凡的才华来组合图形呈现荒谬与抽象的极端的非艺术如:凡•爱克,丢勒,鲁本斯,伦勃朗,维米尔,大理。拉图尔,卡拉瓦乔也使用相类似的光引导与阴影技法,在竞争中马纽更胜一筹。他的画在第一年被巴黎艺术沙龙选藏,许多主题灵感来自希腊神话中,试图寻找古典绘画和艺术表现手段在现代化之间的关系强加他在当代欧洲绘画中的盛名。

Veronica Marinescu în „Aventura luminii care a cucerit Occidentul” -
Curierul National din 28.06.2003



开始,在早期的艺术生涯尼古拉码纽是个雕塑家。他对书籍的热爱仍然可以看出,在品质非凡的触感,他的风格,而且在过去的30年探索不同的主题。因此,我们必须仔细看,他不单单刻画了人物,而且塑造了与背景形成对比的交相感应。在马纽的画板上呈现出主要的舞台-一个剧场中的戏剧留在那里,直到永远。我们可以认识到真正戏剧性的是他把真实的场景体现出来了,强调真实的悲痛的人们如何继续生活。这种超凡的才能无疑是一个艺术家的成功之源,带给了我们当今世界最好的作品,还包括十五纪的佛蓝芒作品。

Damian Sausset în „Paris – capital of the art world”,
„Update Art Magazine”, pg.77-83, 2003



果你观察地快,带着潜意识形态的惯性,也许,你不能说这是现实在我们的世界中,每天,甚至有点以人为本,这正适合一个主要的艺术家,但只要后期观看到其他面孔,你会发现现实融化并流失在原有的过激行为中。然后,会把你带到高度写实绘画主义中摧毁所有的细节,并不需要太长时间,因为图片会摆脱静态图像超级现实者,从本身的充分性和不易察觉的涓涓细流逃脱,至少对于一个不那么调皮的观众,在超现实主义的深渊。
因此,它是那么的源源不息不可预测。所以他不留在这儿足以让虚拟观众回家享受着平和的心态,他轻快地移动到其他章节中画在哪里可以找到经典的普桑,浪漫的德拉克洛瓦的历史,蓬托尔莫或矫饰委罗内塞,鲁本斯和巴洛克或地狱,博世所有的梦幻般的说书人,用不尽的语言,黑暗的灵魂和大脑中盘坐在三角洲慢慢地进入梦幻。

Tudor Octavian in “Stiinta privirii“, Catalogul expozitiei
EA Gallery, 2010